電影沉吟:《愚行錄》

再不趕快寫,都要下檔的驚悚懸疑片(咦?有這種分類嗎?),記得那天剛看完,激動地跟老公說,趕快去看,太好看太諷刺太經典了。當然,如果不是因為有個從影專業又深愛著妻夫木聰的學妹,這部片光看電影介紹,我可能會跳過。

電影破題,直接挑戰我們的思維,也直接強迫觀眾省思所謂的人性。公車上有位嚷嚷著要年輕人讓位的中年男子,結果發現那位年輕人起身是,竟然是殘障人士,那位中年男子或車上的其餘乘客會不會懷抱歉意亦或繼續戴上偽善面具,假裝視而不見?答案顯而易見。

劇情直接繼續深探人性,這位擔任八卦雜誌的記者,竟然去探視因為虐子(孩子長期營養不良過瘦)被關押的親妹妹,謎團一個又一個壟罩著。

八卦雜誌追求的是有賣點的新聞,一樁全家無端被滅口的社會案件,遲遲找不到兇手也無法破案,一年將屆,記者想繼續追查這個案件,原本應該不會被排入編程的議題,因為顧念記者也有妹妹官司纏身的壓力,因此讓記者繼續深入調查。

在調查中所訪視的死者夫,死者妻的同學語錄中,當他們談論起死者,簡直因人而異,更充分彰顯了一個人在世間被定義為好人或壞人,根本沒有一套標準版本,對A是壞人的,對B卻是恩人或天使般的存在,而每個人主張著自己的認為時,說穿了不過是對自己有利或有弊,那些宣稱的友情或愛情,在這些語錄的旁敲側錄裡,簡直讓人啞然失笑了。

電影對於日本社會下了一個很好的定義,我自己覺得,根本不只是日本,而是全世界通用,這並非一個M型社會,而是一個階級社會,下層想打入上層,是機率很低的痴人夢想。上層的為顧全上層的權益或既得者利益,很多時候是根本漠視所謂的公平正義亦或不惜犧牲下層人也不感覺罪惡。也是為甚麼這部片或書名之為愚行錄。但說著那些話或做著那些事的人,在那當下,心中不是沒有是非、沒有善惡的,不是沒有,而是習慣了這思想、這語態,而絲毫無動於衷了吧!

很厲害的電影,峰迴路轉,直到最後,真是要慨歎這人生,太苦太苦了啊!

推推推推推!

hqdefaul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