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給人的能量]

去天文館宇宙劇場看多啦a夢不可思議大探險的後半段,天文館預留了15分鐘現場導述冬季的星空,聽著講解員一邊說著獵戶星座,天狼星,昴宿星團,後又講述著金牛座的大V亮星時,內心湧現很多的感動。

去年,聽瑞.強德蘭的講座時,我知道他一直在與我的高我與高靈溝通,並且帶著微笑,不斷鼓舞著,提醒我該要完成的此生藍圖。

那天主題是姓名的能量。

有很多人的英文名字一道出口,我嘗試著與瑞.強德蘭連線,一起在內心嘗試解譯對方的能量,而九成以上都非常相應,甚至有很多人名字一說出口,我搖著頭的當下,便也看著瑞也一起搖頭。那不是他(或她)的名字,所以產生不了能量的振動。

這不只適用於英文或者靈性名字,也適用於我們的中文名字。

很多個案當他(她)告訴我姓名時,我常能直覺判別這是不是個案的原始名字,名字具有與生俱來的振動頻率,改了名字的人,雖然帶有修改後的振動頻率,但原始的名字還是繼續在振幅裡。所以,當我們透由靈氣或者能量療癒的光波傳輸下,這些頻率裡所夾載的原始碼設定,會一股腦的傾瀉而出。於是,看起來像是跟修改程式碼後的載體進行修復,其實遠不如叫出原始碼進行修復來的校準有效。

去年曾經嘗試要擁有靈性名字,不管是靈氣師父為我收訊的或是昆達里尼瑜珈總部給予的,到最後發現,VITA這名字,竟確確實實就是我這一生要去實踐的。『生命之力,流過所有生靈』。而這遠在我出社會進入公關領域時,想為自己取一個適合的英文名字,於是進入中央圖書館,找來一本英文名字相關的書,然後對著書本說著,「請讓我翻到一頁最適合我的英文名字吧!」掀開來的那一頁,上面寫著Alvita,但是到了公關公司時,老闆大筆一揮直接了當的說著,你就叫VITA吧!從此以後,行走江湖便是這名字了。

於是,當我發現導覽員說著金牛座最亮的星體就是一個V時,我的內在"哇"的好大一聲,當然不單單是因為我自己就是金牛座,還因為這個V原來一直以來啟動著它的能量振頻,而我就在這振動頻率裡。

然後,當導覽員指著大片黑壓壓的星空問著,有沒有看到金牛座裡有一團發亮的星團時,天文白癡的我直覺回答著,『昴宿星團』時,發現導覽員也正說著這答案,我有種「原來如此」的感動。我一直知道這個星團對於地球的友善,經常發送電波給我們,原來靠得這樣近。

我們人類在地球發展大約五百萬年,雖然不知道自己已經歷經幾次輪迴,但想想這五百萬年裡,與地球一起成住壞空,當我們仰望著天空,接收著不知道已經是多少萬光年前的星團訊息時,忽然內在微笑著。難怪上面一直覺得我們傻傻的好可愛。

如果我們有時光機去看幾百萬年的自己,可能也是如是感覺著吧!

但無論如何,知道自己一直被守護著,也走在能量曲線裡,心底還是深深感謝著,原來自己一直被祝福著啊!至福至福啊!

182FAD89-0A3A-4F9F-9D22-E109786E697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