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No.33《季春奶奶》

20171102113916_31

2018. No.33《季春奶奶》

一個在藝術上極有天分,卻活在原生家庭的悲劇裡,遭親生父親遺棄,被迫走入社會底層黑暗面,混街頭時,偷來的化妝品不是為了給自己化妝,而是為了以化妝品作為顏料,繼續畫畫。

那樣的繪畫實力,在回到學校美術課,一場自由命題的畫畫課上,當同學以畫筆著色,她卻無法施展。最後,她從掉落的化妝包裡,以口紅與眼線液畫出了一幅讓美術老師驚豔的作品。

她是恩宙,因為父親詐騙保險金,從此變成繼母女兒的身分,慧智。

慧智在七歲的時候,在市場遭親生母親拐騙進入繼父家庭,母親騙她奶奶已經死了,不准她回去找奶奶。一場車禍下,與母親一起斷送生命。但奶奶卻不放棄,協尋了她十年。終於,找到了替代慧智的恩宙,將她帶回家鄉後,也因此展開恩宙與季春奶奶生命的救贖。

很久不曾體會家的溫暖的恩宙,以慧智的身分一直懷抱著巨大內心壓力與陰影。季春奶奶一直記得慧智善於畫畫,總是拜託著美術老師多加照顧。

美術老師對於一直想放棄的恩宙,要她開始注意畫作與藝術裡最重要的觀察:光影。

「去看光進來的位置,去看光的折射,不要只著重在陰影。」

也帶她負重去爬好長一段山路,只為了站在山巔,俯視陽光照射下,那綠意綿延的層層山巒與鮮暖花田。老師說著:

「沒有陽光的話,這裡只會一片黑壓壓。」

那對恩宙來說,是很大的生命洗禮。但是她還無法從陰暗裡掙脫,最後她留下一幅名為告解的參賽畫作,離開了季春奶奶。那幅畫作,是身為海女的奶奶,帶著恩宙與慧智一起從海底向著海面的光亮上游的畫面。

最後,知道一切真相的季春奶奶,卻失智了,忘記所有人,只記得扮演慧智的恩宙,生命的餘年是恩宙在照護她,最終要離世前,她撫摸著恩宙的臉,喚的名字並非慧智,而是恩宙,她要恩宙做回自己,活出自己生命的光亮。

我們或多或少都背負著生命課題裡的罪,那些就是我們生命畫作裡的陰影,如果我們只著眼於那些灰暗,我們就錯失了注意光影,那麼這幅畫作,就失焦沒有層次,既沒有重點,更錯失了這場宇宙賦予每個人自由抒發的生命繪作練習。

如果我們最終要交出一幅生命繪作,我們的主題是甚麼呢?
#淚眼汪汪的好片

#電影場景好好看

#尹汝貞果然是影后太厲害

#海女實在太厲害可以憑著一口氣深潛

#金高銀在這部片裡很美啊

5742738b53b01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