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父母的經驗,剝奪了孩子的人生體驗】

生活又即將在一個炙熱的季節後扭變,在變異前,感覺宇宙開始鋪架枕木,一節又一節,隨落在枕木段裡,細擇了碎石,應隨著變化。
我觀察孩子的內在質地也開始湧出力量,最先開始變化的,也是那遲遲推移生產進度的小孩。如同當年我窩在母親子宮內,遲遲不願穿越產道,即便已經施打催生針劑,寧願承受著擠壓,依然有種禪味的堅持,總有種隨壓力擴張的耐力在細胞內蓄積,他有幾許這況味。但生活裡最能應願承受轉變的,卻也是這樣的小孩。
看他仰躺在診療檯上,張大嘴,堅持拿著小鏡子,他需得親眼見證一切在他口腔內所要開展的事物。隨著蛀牙日深,我原先擔心的施打麻醉,抽神經一事,他沒有遲移太久,知道我站的位置,也不轉頭向我呼救。幾次深呼吸,張大嘴配合診療。過程中,因為施打麻醉劑量不夠,他被鑽得牙痛,大叫幾聲,汨汨的淚水,在眼角裡打轉,兩隻手抓著褲腳老緊,整個人在診療檯上繃得緊。
我笑著觀察他,心裡有疼,也在看這孩子的應對。我不預先展開內心小劇場,專注的看著這孩子接下來的一切。
他讓醫生為他抹去淚水後,哀嚎了幾聲,繼續張大嘴完成第一階段的療程。
記得先前在榮總的美麗牙醫師提醒我的:「不要預先為孩子進行任何心理建設,讓孩子經驗他自己的,而不要讓孩子經驗父母的。」
多至理的話,我一直整納收疊在心裡。進行任何事之前,我要忖度自己的出手,不要讓我的恐懼綁挾了他的體驗,他有他的人生藍圖。
想起前不久,他忽然被遴選施測,說是為了配合教育部的國英數程度檢測,偏偏他抽中的是國語。前不久的小考,才又因為書寫速度過慢,整張考卷寫不滿二分之一,老師不忍落下分數,只寫了評語。他有他的緊張,但不過份渲染,隨順他的看淡,我只能處理我這一端的緊張。但深知這孩子是任務導向,若是為了整體,他必全力以赴。於是,只略略說了,這是代表全校二年級的國語程度,請他務必注意時間進度。
施測結束的那天放學,他一貫又蹦蹦跳跳出來,只告訴我,題目太簡單,我便安下了所有想追問的心。
想起他總是蹦蹦跳跳的面對這人世間,他有他排解緊張的方法,有他自己看重的輕重緩急,雖然不怎麼應和目前社會架構的連續軸,某些情緒與習慣不怎麼如順塵流,世間遊戲規則他也不怎麼熟諳,但我知道他的小宇宙裡有自己的經緯與自轉率。
面對這樣特別的孩子,作為母親,我只能調整我的速率,緩下我的情緒,並且欣賞他,真心的詠讚他,在雪地裡依然燦開出冰花。他擁有我所沒有的,無懼世間目光,專心做自己的力量。
35243368_10214667243213339_3780800169537175552_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