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自己的原生家庭父母

家庭

標記細胞療癒前,我會在前端先導引個案靜心與練習prana breathing(生命能量呼吸)。那天,引領個案靜心完後的分享,我們彼此有個很深刻的感觸。

「當我們準備好了,就應該開始當自己的原生父母,重新回過頭去照顧那一直未曾長大的內在小孩。」

 

父母或許不會按照我們期待的方式改變,也不可能按照我們真正想要的方式回應或給出我們需要的愛,那麼,或許內在療癒更好的方式,並非單方向期待父母的改變。而是開始回歸自己,在內在長出力量,擔負起自我生命的責任,重新回過頭去以自己需要的方式,好好愛自己。

哪些地方與自己的期望失落了;哪些成長回憶歷程中受傷了;哪些生命被自己下了一個錨點停住不動了;不怕,我們回到靜心,安靜地回到那些時空中,重新呼呼秀秀自己,給自己一個擁抱。

解開那些陳窠的束縛,釋放那些「我要是男生就好了」、「我不夠好」、「與其期待別人,不如自己承擔」、「我不美」、「美麗是生命中不可承擔之重,我要強不要美」的信念,那些父母師長或他人無意說出的話,或許是傷害我們的第一刀,但拿著這把刀不斷往自己身上戳,讓自己傷痕累累的,其實加害者正是自己。我們何苦繼續拿刀砍自己呢?放下這把刀吧!

我們常常說要好好愛自己,但很多人對於如何愛自己一頭霧水。但其實,所謂的愛自己的第一步,是拿回生命的主導權,為自己的生命好好負責。

怎麼負責呢?就從開始當自己的父母,好好餵養與教育自己的內在小孩開始。不管他停頓在哪個時空點便駐足不動停止長大,我們回過頭去,好好擁抱他,好好愛他。牽著他的手,讓他跟我們一起好好被療癒,好好長大。

那天,跟個案E聊完後,我們一起共進午餐。席間,他提到童年印象深刻的夢,他有點害怕作夢,醒來也不願意記得做過哪些恐怖的夢。

那個夢裡,有個很大的棉被或石頭,追著他跑,很大又很重,他很難喘息,覺得好恐怖。

於是,我陪著個案,一起進行哈克《你的夢,你的力量》那本書裡教我的,怎麼解讀潛意識透過夢所投遞的訊息。於是,個案選了棉被,我跟個案一步又一步進行了訊息釋放。當個案終於理解了那個棉被想要傳遞的,就是個案從小一直一肩扛下的責任,那過大過時的期許,那超乎個案應該去揹負的責任時。於是,我們一起把棉被縮小,讓棉被鬆軟好蓋,甚至,我們一起改造了棉被的外型、顏色。

我看見個案整個人放鬆下來的喜悅,還有終於懂得那棉被就是內在的自己正在說著,「嘿!我只是想要保護你,我想要給你溫暖,我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那麼厚重、那麼大、又那麼傳統花布顏色啊!」於是,棉被可以被調整。那個從小害怕作夢的恐懼,被放下。

走出咖啡廳,回到工作室準備下一場療癒時,我看見一隻蟬停在癒室窗外。我知道,重生的力量在個案內在萌芽了。

我知道,個案準備好,要好好當自己的爸爸媽媽,好好陪自己的內在小孩長大了。

個案E,你真的很棒啊!而且,放鬆下來笑開來的模樣,好美好閃亮!

#還是非常推薦哈克的《你的夢,你的力量》這本書,非常容易上手的解夢步驟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