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No.207《紅盒子 Father》

紅盒子

電影剛開始出現一隻滿布歲月痕跡的手,那是一生盡獻給掌中布袋戲偶的國寶陳朝煌先生操偶時的手勢,隨著指節運作,即使手指上不套偶,依然能感受韻律節奏,以及人偶情緒。這些極少有人留意的手路,瞬間凝聚了觀影者的目光。

接著導演要陳朝煌先生給已故的父親李天祿說幾句話,他說「謝謝爸爸,您做人真的很好。」接下來便無語。導演刻意的留白不追進,鏡頭繼續拍著陳朝煌先生。電影即將要結束,才將這段片頭再次導入,這時,陳朝煌先生積壓許久的真心話才緩緩道出。

「我父親跟我不說話的,我跟他無話可說。」接著導演再問,那跟兒子有甚麼話要說嗎?他也說,無話可說。然後,導演問陳朝煌先生,有沒有話要跟紅盒子裡面的田都元帥說時,那一成串的語句、生活對話才以正常語速盡情述說著。

 

2a5d6b4ac7d8de316c3455d46eba919a

兩代重複著同樣的宿命,卻沒有機會翻轉。同樣是父親入贅,因此身為長子都必須從母姓,於是李天祿先生如此,陳朝煌先生也如此。同一血脈卻不同姓,早先是為了繼承家譜,卻也成了劃開父子親緣甚至兄弟家族脈絡的楚河漢界。

應該要親的,卻又那麼陌生。

明明最器重的布袋戲傳承,無論技藝或匠心都在大兒子或大弟子身上保留的最好,但無論是李天祿先生或是陳朝煌先生,都刻意漠視不曾讚美。因為他們從小經歷不曾被善待總是被鞭打策進,於是輪到他們成了師父,對待下一代或弟子也極難轉出命運之軌給出溫情。

這該是多麼令人遺憾的事。

sddefault

最近時興說著「和解」,但我們要理解的是,如果只是像片頭,陳朝煌先生對著鏡頭說著客氣話「謝謝爸爸,您做人真的很好。」這樣的和解,算不上和解。

真正的和解,要跨越內在的無明,正視自己的傷,並且阻斷這份傷演變成生命的無尾巷,或是無限期的業力輪迴。真正卡住陳朝煌先生的,或許不是如巨人般的父親,畢竟巨人已遠。而是他長期被忽視被壓抑,他其實渴望被愛被認同。但這樣的宿命,不也同步複製在他的弟子身上了嗎?真正要做的和解,力道要從這裡旋入。開始將自己不曾被善待的,轉換一種方式去善待弟子,將自己因為姓氏而受困的家業與道統轉換成新世代新思維新作法,成為家族業力裡的變異者,創造一個破口或是螺旋力的異變。

 

hqdefault

電影最後說著楊力州導演的觀點:「每個男孩都要出生兩次,一次是離開母親子宮,一次是離開父親。」其實不僅是男孩,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年紀任何時節點選擇自己的重生,讓自己成為自己的再造父母,這樣的演化才是人類生命最珍貴意義所在。

快下檔了,推薦大家還是進電影院,好好看一眼這樣的掌中風華。

https://youtu.be/wuVKejk7s2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