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成為野獸,就成為最真實的自己】

我一直等著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獣になれない私たち)的結局,早早看完了,遲到今天才動手寫感想。

劇中,最令人心儀的角色,莫過於熱情率性的吳羽(くれは),總在每個主角彼此間糾結處,擔任突破盲點的人。劇情最高潮來自她出席了道歉記者會時,符合公司、經紀人與贊助商的期待,穿著素服戴著面具說著漂亮的公關話語,做出符合社會期待的謝罪樣貌時,在記者們尖銳的追問間,媒體抨擊她絲毫沒有反省時,她說著:
「我正在反省為甚麼我要穿成這樣站在大家面前道歉。」

媒體繼續追問,「如果無心道歉,為甚麼來此開記者會?」

吳羽接下來說出了本劇的核心:

「為了確認我無法成為自己以外的人。」

人處於世,我們會看見有人活出了我們想要的樣貌–有人在言談舉止間就能化干戈為玉帛;有人活的愛的率性灑脫;有人能跟非常難相處的老闆對談自在應接有暇;有人能毫無顧忌在大庭廣眾下向客戶下跪認錯;有人穿衣打扮就像穿著鎧甲一樣無敵帥氣。

野獸有野獸生活的姿態,就像繪本《老虎先生》,他明明想要流露森林之王的姿態,卻在都市生活中過的拘謹,直到他野放了自己,發現自己真實的樣貌後,當他再度回歸都市,他發現,無論在叢林或是在都市,他都有擁有自己的姿態,進而影響了他周遭的朋友,也活出自己的樣貌。

當深海晶帶著朱里離開繭居生活,開始重新踏入社會,她當然知道朱里不堪一擊,朱里為自己設了最低的工作希望目標。當朱里短短兩周內就被老闆擊潰又隱身躲藏,深海晶想要傳遞給朱里的,就是要朱里不要成為深海晶,也不要成為任何朱里無法成為的人,更不要被惡魔老闆的話給詛咒定型了,會有一種生活,讓朱里穩穩地踏在世界,儘管貌似微小,卻有踏實存在感。

而互相能看穿彼此心意的深海晶與根元恆星,也是從對話間慢慢靠近,從事件中慢慢了解,彼此竟是如此相似的人。他們都戴上面具扮演著符合社會期待的人,他們偽裝存活著。但隱在面具下的真實境況是,兩人都是傷痕累累,渴望被理解、被承接,也都在家庭關係中受傷最深,而他們人生中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

各個主角都在這十集裡,往自己更靠近一步,猶如攬鏡自照,看著鏡中的自己,一步步挑戰著卸妝與卸甲,當華服盡落,標籤盡卸,他們敢看著鏡中的自己裸身無縛的那一刻,照見本來面目。於是,他們拿回人生主導權,不再當隱而不言、受制於人的面具人。

最終,深海晶與根元恆星在教堂鐘聲中主動牽起手,不是為了吳羽曾說過遇見對的人會彷彿聽見鐘聲響起而心動攜手,而是他們對彼此真正動心了。因此,我們看見畫面中,鐘彷彿在晃,但背景卻是消音,觀眾跟主角一起進入那心動的瞬間,於是那牽手的樣貌,擁有一種雋永的心有所「鐘」了。

祝福我們,都找到心有所「鐘」的人;祝福我們,都好好地成為自己!

超推的2018最好看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獣になれない私た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