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的份內之事》/李維菁

繼續分享李維菁在《生活是甜蜜》ㄧ書中的《時光的份內之事》。

談女主角徐錦文從年輕時在藝評界嶄露頭角,受某些父兄輩的照護,及至羽翼漸豐,仍要被踩踏賤陌,故事經歷很久,來到了ㄧ種也無風雨也無晴。時光啊⋯⋯

李維菁寫時光在人身上施展的魔法,不是華麗登臺,僅僅是讓ㄧ個人,能夠從容謝幕,說的是「背影」啊!

🍃🍃🍃🍃🍃🍃🍃🍃🍃🍃🍃

經過又一次羞辱,她的情緒神奇地得到某種平衡,委屈竟然也覺得扳回一城,主要是因為她體內某種年輕的東西死了,他幾次的胡鬧讓她終於可以不把那些不具血緣的人當親人。因為誰都是外人了,她終於對誰都可以大器與溫情,對大哥也是。後來再見面,她主動坐到他身邊,他們談圈內這一年來哪些人死了,散了,他們分別和更多不同的人結仇了。他有時候會找她,說起妻子的更年期,小兒子上了藝術大學,還有那位深恐遭到遺棄的母親如何吸血鬼般地困擾他。

⋯⋯

老之將至,倖存者自有倖存者的厚道與無情。

不過她沒辦法談她自己了,一方面是她的人生後來真的沒什麼可以談的,她連心事好像都沒有,她也覺得現在怎麼也回不去那個凡事都和哥哥分享的青春情誼,她希望他過得好,但她不想跟誰好了。

⋯⋯

那刻她知道自己真是不氣了,對藝術對父兄對朋友甚至對自己,她不一樣了,她現在已經不是藝評,她也不真是藝術行政者,也不是策展人,她是業主。

她輕笑,深怕被發現,躡著腳又走出辦公室,進入大樓那層共用的長廊。

順著長廊走到底,錦文面對窗戶,繼續小口小口喝咖啡,望著外頭點點亮亮。她咯咯笑簡直停不下來。這應該是緣分,混雜著競爭與敵視的認同,希望對方死又牽連不放。那外頭的夜,不是深不見底,而是雜著一層灰藍,對面一排排大樓頂端還有紅色燈光,暈著讓雲朵變成粉紅。

這城市從來不是萬家燈火,城外真有一片月。

以前把你當女人對待的,現在把你當敵人看。時光必然在她不知道的時候,踩著促狹的腳步,施展了什麼法,然而,這不過是時光的份內之事。

她看自己的手指,幻想著將指甲剪下來,往外面天空一貼,就成了不知道誰窗前的床前明月光。

~轉錄自《生活是甜蜜》/ 李維菁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