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這本書我展讀的極慢,簡直以一種捧讀的姿態欣賞吳曉樂的文筆,終於知道可圈可點是用在這樣一本處處都有摺頁處的書。
「她以女身、兒身及書寫身煉祭出這一本女·兒·書。世故之下是情深,溫柔盡頭才鼻酸。」作家蔣亞妮是如此寫評此書,我覺得很貼切,道盡一切。
書寫女身中,我最欣賞與讚嘆的,莫過於【我與我的血】這一篇章。
若非身為女身,很難體會文中述及月經帶給女人的窘迫不安,在我們那無從習得該如何對待這身逐漸熟成的女體,以及如何安置照顧不定期不定量的來經時,我們偶爾有過幾次出糗經驗,尤其若是在重要場合或與上心的人相會,那赤紅或乾褐的色,絕對無法為臉上增豔,更多的是自我嫌惡。
我初次來經是小學五年級,待在體育實驗班,習慣了裙子底下再內著一件體育褲。那一整天我幾乎沒感覺任何異狀,除了感覺累,沒有任何人近身與我說上甚麼。住家是需要花上一個小時的公車車程才能抵達,等我返家如廁,脫下裙褲的那一刻,我被眼前景象給嚇壞了。那是氾濫了一整層內褲、體育褲甚至整件裙子的後半部,他們都成為沒有衛生棉保護下的犧牲品,我不知自己何時開始出血,猶記得當日,努力清理自己的當下,腦中不斷翻滾追溯可能出糗的時刻,內心不斷祈禱,千萬不要是在那場空中操場的躲避球賽;千萬不要是在內場只剩我一人;千萬不要是我恰恰背對著自己心儀的人。在那樣窘困的時刻,我只能囁嚅地跟母親說我流血了,然後自己拿著母親給的錢,下樓去買衛生用品。
我得在店內努力找衛生棉的正確陳列位置,我看不懂各品項的差異,我不知道該找誰詢問。偏偏,站店家櫃檯的,是鄰家可愛的男孩。我只記得結帳時,我不知道怎麼消退從脖子一路沿伸上臉的紅,男孩也困窘地翻看櫃檯上那幾包衛生棉的價格標籤。我只記得,那一刻,我們彼此的頭低的不能再低,只希望交易盡快結束。
是以,我覺得,在吳曉樂這篇文章,我能在段落間,找到能理解我當年或來經期間曾遇上的困糗,我被深度同理了。
不僅僅這一篇,還有許多段落裡,你彷彿能找到青春迤灑過的痕跡,那些身為女人卻被社會框架後的掙扎無奈,不想當一致化的罐頭,卻被社會集體意識給過度關注,那無形的壓力,只有吳曉樂幫忙發聲了。
她在一段文字中述及書名的來由,原是因為金庸的《白馬嘯西風》,那書末一段: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灑的少年……但這個美麗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國人那樣固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吳曉樂文中寫道,「我將這暗定為可奉行一生的圭臬。上半生學習鑑賞的品味,能夠指出是上凡物,都是很好很好的;下半生希望自己能長齊個性,能夠如同李文秀一般,擁有不與人同的自由。」
「可是我偏偏不喜歡」以此來自勉,也是希望自己能擁有對美與好的鑑賞能力,但卻不自卑於自己的不從流,能隨遇自安,能拈花微笑,此生就能說是進入好時節啊!
#再推一次這本書
#女人架上要有
69003561_10217783948409021_6907995011992780800_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