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封寄自作家的明信片

從信箱取出明信片時,時光好像一下子倒流。

回到久遠久遠前,樁樁件件都有郵票,看見信封上有自己的署名,不是廣告信件,而是來自某人的親筆手書。

信箱的存在忽然間有了意義。

那是木心的《從前慢》的年代,無論提筆,等待,開信箱,閱讀。

一切都有餘韻,文字裡藏有溫度。

還好單薄的明信片被郵差與天氣珍惜著,字墨沒暈開,好好躺在我家信箱,而不是錯落在地板上或他家信箱內。

讀完明信片後,感覺內在有股暖流緩淌著,某種閱讀的心意被珍而重之。

很喜歡作家在明信片上寫著:

「我一直相信,其實一本書的好與它的生命溫度,是來自於讀者本身!若讀者用了自己的生命去讀,那些屬於自身的祕密才有被應許接納的出口。」

有人寫,有人閱讀,這往復間的施與受,都是人世間最美的交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