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之華篇|《以愛織網 愛回自己》故事靜心工作坊紀錄

陶樂蒂繪作的《誕生樹》,述說初心的美麗,述說人性的大美,述說初戀開在心尖上的喜悅。

蘇菲詩人魯米曾說:「這一刻,這份愛來到我心中休息,許多生命,在一個生命之中。」

與高雄接納自閉症學會合作開設的《以愛織網 愛回自己》工作坊,本月進入《生之華》篇,以繪本《誕生樹》與寓言故事《人子》一書中的《幽谷》作為故事靜心素材,協助參與者重新憶起生命中如花綻放的片刻,憶起自己的生命動能,試著找回生命中曾經萌動的熱情。

從各自人生的戰場奔來的參與者,進入教室後,會需要一段小小的沉澱自己的時光。

知曉每位參與者都從各自的生命戰場前線暫且鳴金休兵,知曉他們非常珍惜這兩小時是只屬於自己的時光。當他們進入教室,是全然卸下身上背負的多重人生角色,想單純的還原自己、整理自己,最重要的是,有了重新認識自己與擁抱自己的契機。

當初與學會設定這系列工作坊的用意,以喘息服務為旨,就像一座登山途中的奉茶亭,一邊坐下來小歇,一邊眺望著遼闊山景。回顧過往漫漫登山路途所經歷的點點滴滴,一邊眺望遠方頂峰,預備著接下來的登山挑戰。

於是,當他們落座後,安放著自己,準備進入這段沉潛時光時,我都傾向不打擾,靜靜地將他們與名字配對,試著回憶他們上一堂課的模樣,聆聽著他們跟熟識的學會人員聊天寒暄。

進入繪本前的靜心:「讓頭部的能量往下移」。靜心方法可參考《AKASH靜心100》一書。

要說故事前,為了快速收束大家雜亂於外的心緒,每堂課都會介紹與導入一個簡易的靜心法。

這次分享帶領的是【讓頭部的能量往下移】,透過呼吸搭配,緩慢漸次的導引能量往下移動,鬆開每處緊繃的神經與肌肉,讓身體能量回歸上虛下實的輕盈,幫助自己專注於前進下一個階段事物的處理。

這次靜心分享的是《誕生樹》與《人子》中的《幽谷》篇。
看過大人聽故事時的樣貌嗎?其實跟孩子一樣,睜大著雙眼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儘管不像小孩一般熱情回答所有提問應答,但你知道,他們對故事有著各自人生的體驗,有各自喜歡的片段,有各自鍾情的發展。

聽過陶樂蒂老師親自導讀《誕生樹》,當下就喜歡這本繪本界難得的純愛初戀故事(笑),更喜歡它讓每個山城裡的孩子,一出生就有一棵屬於自己的誕生樹,能陪著自己長大茁壯,有各自的成長姿態。有的樹發育好,有的樹發育比較慢;有的樹奇形怪狀,有的樹結實纍纍;有的樹疏於照顧,有的樹被過度保護;有的樹十分討喜……..。借樹喻人的故事情節,讓讀者很好奇書中的主人翁阿傑是山城內唯一一個沒有誕生樹的孩子,他要怎麼在這座山城裡長大?故事終點落在,當阿傑長大有了自己的孩子,他跟他的父親一樣欣喜雀,但他仍牢記著要為孩子親手栽種一棵專屬於孩子的誕生樹苗。

於是,接下來的故事靜心,導引每位參與者先直覺描寫自己的誕生樹;接著進入靜心冥想,看看靈魂本源裡自己的誕生樹,觀察兩者是否有差異,也看看內在如樹般的自己,生命能量的狀態。尋找這片生命之林裡,是否有與自己親密相依的樹種,試著去聯想這棵與自己氣根相連的生命,會是身邊周遭的誰。

戴上眼罩,潛入靜心,探訪靈魂本源裡的誕生樹。

分享時,參與者說著:

「我看不到自己的樹冠,它非常高聳,應該是千年以上的老樹,只能仰望它的樹幹。」

「我只先看到樹葉,它葉片很大,就像是欖仁葉一樣。欖仁葉是公園裡最常被掃走的落葉,別小看它的營養價值,烤乾碾碎後適合餵魚,它可是直到生命最後一刻都還遺留可用價值,餵養其他生命滋長。」

「我覺得我是阿勃勒,黃澄澄的一大片,開在我必經的路上…….」

「它是繁花落盡的櫻花樹,光禿禿的樹枝。但其實,它只是在等待它的花期,並不是枯零凋謝。

「我看到的不是樹,而是小松菇,周遭的也不是森林,是草地。」

當他們神采飛揚地說著自己的「看見」,話語中慢慢地會帶領自己回視自己的生命狀態,是否相應於靜心裡的視見,是否看見自己需要些甚麼,已然成長成甚麼。

冥想結束,趁著記憶猶新,發下明信片讓大家繪製自己的誕生樹。來日收到這張明信片時,或許會記得生命之樹給自己的一段諭示。
分享著彼此繪製的明信片時,會意外的發現,有些人的樹竟如此神似,排列在周遭的,是能組成一片森林的。
我們的相遇,從來都不是偶然。

冥想結束,讓大家將心靈與視界所看見的誕生樹景繪製成明信片,就像曾經遊歷過聖地美景,特別想蒐羅當地的風景明信片,寄給自己作為紀念一般。這張明信片是自己手繪的,背面將書寫下生命之樹給予每個人的生命諭示,而這段撫觸葉脈所解讀出的語句,就是與內在深層的自我對話。

鹿橋書寫的《人子》其實是非常成人寓言故事,年紀越大越能讀出箇中深層滋味。其中的《幽谷》是我非常喜歡又寓意深遠的一篇。講這個故事時,讓這群「大人」體驗小孩躺著聽睡前故事的姿態,用聽覺來開啟心靈圖像。

隨著故事進展,一起經驗傳訊使派發開花訊息的過程,想像那株領到「可恣意綻放喜歡的花彩」的幸運小草,背負著大家的期許以及對自我的期待下,短短一夜裡,百轉千折的心境轉化。最終,當第一道晨光照射到平原時,那株備受期待的幸運小草,將綻放出什麼樣的花彩呢?

「彩色的,跟大家都不一樣。」

「白色的,聖潔,」

「銀色的。」

「開不出花來,給自己壓力太大……」

參與者代入式體驗了那株小草的心情,說出了他們對於故事最終的預測。但那終究是鹿橋筆下關於那株小草的命運,自己的呢?

每個月寫一封信給自己,像是寫情書般的溫柔體恤,用一種前所未有的同理,撫慰自己的成長痛,鼓舞自己向前進。

還記得降生前,原廠設定自己的開花姿態嗎?在靜心導引時,作為一個俯視的旁觀者,靜望自己對於綻放自性之花時的初始設定。

這一路的成長,我們活出自己原始設定的綻放姿態了嗎?又或,有了新的人生領悟,活出了更加璀璨的生命樣貌?

藉著靜心導引裡的凝望,書寫一封信給自己,下筆時如情人般溫柔體恤,有了同理與真心的悅納,就能形成一股生命動能,催鼓自己,往更相應於自己的喜悅人生邁進。

蘇菲詩人魯米說:「當我們遇見你,相聚本身就會是一帖良藥。我們就是療癒,讓你睜開眼睛的容顏。」

「儘管才剛發生情緒波動很大的事,剛開始也完全進不了冥想。但是,我睡著了。我讓自己在那段靜心裏好好休息一下了。」

「我曾經花很多錢上催眠課,可是甚麼也看不見,就覺得很※&#★,但這次就算我還是看不見,我反而安心的看不見,就去聯想我感覺到的事就好。像是,生命之樹那段冥想,我就想到以前外婆家的一棵芭樂樹,土芭樂咬起來雖然酸澀,但那濃郁的香氣,讓我感覺很好很懷念。」

「這次原本帶來小手帕要哭的,上次哭太慘了,這次沒有哭,覺得很好。好像也不一定非要怎麼樣。」

是啊,在每個月一次的相聚時光裡,我們就是加入一場,不涉入彼此的成長,回到自己身上,看見自己內在的光,深厚自己的內在力量。就像魯米說的,「我們就是療癒,讓你睜開眼睛的容顏。」因為愛的療癒,會讓我們更深層的看見自己,承接自己,愛回自己。

下個月,我們再相見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