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嬌》或譯《蘿莉塔:情陷謬思》(韓語:은교,A Muse)

f78000780200b8e1dd1

『如同你們的年輕,並不是因你們的努力而得來的獎賞。
我的年老,也不是因為我的失誤而得到的懲罰。』~李寂寥

電影劇情從一個七旬的國寶級詩人李寂寥,遇上了十七歲的少女恩喬開始。少女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深深牽引著李寂寥的心。他慨嘆著歲月鑿磨在自己身上的痕跡,卻又因為恩喬觸動了他對於青春的回憶,於是無可自拔地將想像中年輕的自己與恩喬的愛戀化為文字小說,並且悄悄地隱藏著。不料卻被自己的學生盜用發表,還因此得獎。當李寂寥怒斥學生時,學生提醒了老師垂垂老矣的年紀,順便帶上一句「骯髒的,世所不容」的話語,因此引發李寂寥最後在頒獎典禮上,以歸隱山林多年的國寶級詩人出席致詞,對著台下的人,講出這樣一段話。

對比李寂寥一開鏡在鏡子前端詳自己日漸劬老的肉體,即使肉體已然老去,但思想卻是風華正盛的。這也是為甚麼恩喬其實傾心於詩人,儘管喚詩人爺爺,但卻是這女孩思想的啟迪者。他帶領著小女生,以感性的文采,以詩感受生命;而恩喬也以對這世界充滿熱情與好奇心的青春,讓詩人重拾對生命的熱情。

這部電影觸及到許多的社會禁忌,但我著墨而感動的,卻是詩人李寂寥的感性。

光是形容鉛筆,圓圓鈍鈍的鉛筆尖若被削尖了,那麼鉛筆可要悲傷了;裝在鉛筆盒裡隨著書包的震盪,發出的框框聲,那聲音,正是鉛筆的哀鳴。

我們不曾去細思生命中的尋常,其實充滿了浪漫;當詩人以另一種角度欣賞,詩意的一切彷彿世界都在發光。正如同恩喬讀了小說之後,決定委身於充滿欺瞞的徐志宇,是因為小說把她寫得太動容了。而當她發現真相時,喃喃的在李寂寥身旁訴說著的,是她終於理解,物理系出身的徐志宇,是無法理解當兩心靠近時,那之間的空氣濕度不再只是量化的單位,而是一種難以言喻的交心。而只有詩人,真正寫出恩喬的美。恩喬傾心的,正是詩人把她原本茫茫無華的人生,在小說裡,她是黑夜裡熠熠閃亮的星星。

生命與生命間的引力,當距離縮小,彼此吸引的,是寂寞的心忽然被理解了;而相斥遠離的,僅僅是越來越孤寂,光圈越來越小,及至沒入黑暗。

這部片,作為金高恩的出道電影,演得真好,難怪囊括多項韓國電影界的新人獎。

淡淡的哀傷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