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WOMAN》不要活在次級版本的人生中

Woman2013

又是坂元裕二著墨「母親」的又一力作,而且著墨於社會底層的單親媽媽生命歷程描述。以這齣戲的副標「對我來說,有著傾命守護的生命啊!」來描述主人翁青柳小春在丈夫離世後,如何掙扎存世,但又樂觀開朗的守護著兒女的故事。

對我來說,這齣戲動人的有兩個部分。一是小春也是來自於單親家庭,而且是活在扭曲的記憶中,以為母親離她而去另立家庭,在走投無路下重返母親身邊時,展開與母親的和解,也進行一場深度寬恕殺害丈夫兇手之旅。一是,小春與同樣來自單親家庭的青柳信的結合,卻是完全擺脫了原生家庭對於家庭的缺憾,在彼此以愛為基底的構築下,成就一個家。

這篇,先從小春有段與殺害自己丈夫的妹妹植杉栞在神社前的對談,談我看這齣日劇的領悟。

不要讓自己陷入活在次級版本人生的選擇中。

她們姊妹各自描繪著在事故發生前,當青柳信來到植杉家,帶來已經闊別母親十多年也不知同母異父妹妹長相的小春的訊息,青柳信一直相信著,一切會變得更好,一切的缺憾都有機會彌補的那當下,如果妹妹植杉栞不朝著母親的愛將被奪走,自己的存在價值將變得稀薄的負面思考,她們姊妹有可能可以發展的未來,以及一個家庭擴展成更多家庭的連結,彼此將成就幸福的對話。

當小春問妹妹,為甚麼怯於想像最美好版本?為甚麼要因為一念之私,陷彼此於地獄?而植杉栞更要一生背負著殺害姊夫的罪責,過著更憾恨的人生?

我們常因為對於自己過度的負評或沒自信,因此在進行人生選擇時,往往趨向於選擇最次級的版本,然後用一堆框架設限,告訴自己,「我不夠格選擇最好的」、「我是最差勁的」、「這種好事輪不到我」、「別做白日夢了」…….,企圖合理化自己的選擇。然後一步步將自己推入最沒有選擇的窄巷,終於困囿自己在自己設的圈圈裡。

植杉栞就是如此,她看不到自己繪畫的長才,她感覺母親對於拋棄姐姐的罪責,終其一生在努力扮演母親想要的女兒,太害怕讓人失望的結果,卻將自己陷入絕望的深淵。

但同樣出生困苦的家庭,小春卻從來不把自己困在悲劇中,她用了大量的想像與愛,一手打造自己的家園,為自己的孩子構築自己都想要的童年,她在女兒青柳望海身上看見自己童年的影子,於是承接了孩子豐富的想像力,與孩子共同進行對談與分享陪伴。小春用她的愛與笑容,描繪了一個最美的世界。於是,她的母親最後告訴她,如果當年,她懂得用小春對待望海的方法來對待她,而不是打壓或怯於恐懼下的謾罵,她們母女或許不至於走到如今的地步。

小春用生命在告訴她周遭的每個人,要勇於去想像一個最幸福最美的人生版本,那樣夢想才會跟自己同頻共振,才會一步步讓自己接軌到最優版本境地,能夠成就自己的,永遠是自己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