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連結療癒法-來自宇宙能量的治療奇蹟》

36378409_10214777261243721_4858874000631136256_n

一本已經絕版的書卻又再度出現在我的案桌,這是當初上標記細胞療癒時,SEDA老師開的參考書單之一。前幾天意外的在TAZZE有人釋出了,而且書上一點劃記都沒有,完全應和了我對於書的龜毛要求。我想,宇宙總是在我準備好前進到下一步時,給我適合的參考書,讓我好好歸納彙整目前的知識流,為下一階段的療癒進行準備。

這是一本太有趣的書,一個從小不愛讀書卻有很多鬼點子,一個打從出生就註定有不凡遭遇(母親在產檯上死而復活),一個整脊醫生卻莫名走上這條他不想稱為能量療癒卻又很難在地球上找到相對應的詞,最後只好同意就是以「再連結」來解釋這股宇宙正為我們重新連結股、連結弦的療癒。

一本讓我發現自己一點也不孤單,原來那些路他也走過,他沒有靈視靈聽,就連他自己也莫名為甚麼宇宙選上他,他太好奇這股莫名的療癒能量從何而來,也曾為了瞭解去參加許多靈媒或工作坊或閱聽許許多多的書與錄音帶,最後甚至加入了亞歷桑那大學的人類能量系統系的研究(好酷!有這個系啊!)。但他就開始這麼做,然後引領著很多人也開始走上這條路。書中有太多他帶著幽默感的質疑,他的有趣觀點,他的反思,他的故事,深具啟發。

作為一個小小書僮,在這裡為各位提供書摘,買不到至少可以去圖書館借,或者台北最神奇的佛化人生書局中,或許還能訪到一本。

Ψ 你和我都不是造成療癒的人。我們只不過是療癒方程式裡的一個組成部分,這個方程式的組成部分中,有一個部分是病人,一個部分是我們,還有一個部分是神。當我們內在的神遇見病人內在的神,就會發生最不可思議的事。這個方程式有時候被稱為「一的力量」(The Power of  One),或者「三的力量」(The Power of  Three)。

Ψ我們不再需要用頭腦去判定某個人有甚麼「不對或異常」,然後找出方法去「對治」。我們現在可以只是單純地「存在」(be)–與那個人同在,並且「了解到一切的不確定都會迎刃而解……」。我們的課題是要學習存在存在狀態(being)的輕鬆自由可以讓你從必須去做甚麼(doing)的壓迫感中釋放出來。知曉(knowingness)的種子深藏在這裡。它有能力帶你超越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知識。

Ψ當一個病人沒有獲得他或她期望的療癒時,那意謂著甚麼?問題並不是出在「治療」,而是出在「期望」。在我認清了「療癒」的意義在於和宇宙的完美再度連結,我們了悟到宇宙知道我們需要接受甚麼,以及接受後的結果是甚麼。問題是,我們所需要的和我們所期望的,或認為想要的,常常不一致。就如同療癒者必須接受他們作為傳導者的角色,病人也必須要相信它們的角色是成為接受者。病人的工作只是單純地把自己交給療癒能量,然後接受發生的結果。結果一定會發生,只是它很可能不是我們所期望的樣子。人們是那麼執著於一定的結果,但是假如有甚麼東西會妨礙療癒,那麼就是這個執著,執著是一種干預,而這種干預會使你的事情難以順利進行。

Ψ對某種結果的執著,是使這個療癒過程效果減低的少數幾個原因之一。享受你的情緒讓你可以保持某種程度的不執著。高興和其他高亢的情緒常常是造成不執著狀態很好的因素,因為那個不執著所指的不是從生命本身跳脫出來,而是從你的亟需主導和亟需掌控中跳脫出來。不執著是要從在病人身上看到的結果超脫出來。這讓你可以處在過程中,卻又不過分在乎結果。

Ψ你自己高亢的情緒狀態讓你保持專注於你自己的經驗當中,它導致一種你可以同時作為觀察者和被觀察者的經驗。這種狀態使得病床上的人可以進入他們自己的定境和他們自己的合一狀態,他們可以在其中擁有自己的體驗。然而所有的東西都是一體的;當這個過程更深入病人的時候,你會看到、感覺到一種很奇妙的強烈力量顯現出來。這個往往會立即把你帶進一個更加擴展的覺知和觀察,然後再度為你的病人加強這個互動的強度。當這個循環進行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深深沉浸在這個難以形容的知曉當中,忘了時間的存在。

Ψ當任何病人來看你時,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把他們從不輕鬆(dis-ease)之中帶往輕鬆自在的境地,不管是身體上、情緒上、心智上、靈性上或其他方面。

Ψ療癒所築基於其上的愛,就是生命和宇宙築基於其上的那種愛。那不是荷爾蒙作用下的愛,不是「我沒有你不行」的那種愛,也不是流著淚感傷式的「我很同情你」的那種愛。它是宇宙萬物和意識無所不包的愛。那種愛允許你脫離你的小我,不加干預,同時成為觀察者與被觀察者,因而也讓病人能擁有相同的禮物。這種愛會允許當初製造出身體的那個力量來療癒身體。轉化就是在此時發生。光和資訊也是在此時流動。這才是愛。

Ψ當恐懼被偽裝成愛的樣子時,再沒有比這個危害更大的了。恐懼是介於你和任何人,你和任何事(包括你想成為一個高明的治療師)之間唯一的東西。在本書中我希望你得到的禮物之一是一種能力,它可以讓你認出恐懼(不管它以任何不同形式的出現),然後把它轉化成愛。恐懼只不過是一種「沒有顯現出來的」愛,就像黑暗是「沒有顯現出來的」光。就像當你把光照向黑暗時,光就成了唯一顯現出來的東西,當你把愛帶到一個恐懼一直存在的地方,你會發現恐懼已不在那裏。

Ψ在每一次你丟棄對恐懼的依附時,你所收回的力量會讓你更接近成為療癒者的目標,讓你去除分離的幻相而生活在無限的合一感當中。

Ψ你現在所做的是把光和資訊帶到地球上來–只要那裏有光和資訊,那裏就沒有黑暗。透過這個光和資訊會產生很多東西,包括轉變和療癒。療癒工作不是「怎麼做」或者是「為甚麼」,它也不是一種固定的方法,它是一種存在的狀態。因此帶著你的恐懼,踏進光和資訊裡。愛變成了它,然後它變成了愛。你立刻成了觀察者和被觀察者、愛人者與被愛者、療癒者與被療癒者。你要和另外一個人合而為一,然後療癒你自己。在療癒自己的同時,你也療癒別人。在療癒別人的時候,你療癒了自己。重新再連結,療癒他人,療癒你自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