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見恨晚的太宰治-人間失格】


為了要看蜷川實花拍攝的《人間失格》,於是第一次拜讀太宰治。才剛翻幾頁,便被他的文字與巨大靈魂力給震撼了。


怎麼能夠如此貼切地在文字裡找到自己隱藏極好的內底與私密心情,像是赤裸地在字裡行間一次又一次拾遺自己的靈魂碎片,等整本書走完,人還是來不及著裝完成的感覺憾恨,慨嘆這本竟是太宰治的遺作。

那麼,那些偶爾空落落猶若魍魎鬼魅纏縛的心情,我要去哪裡找到有人以文字為其作招魂幡呢?正因為被寫出來,才能感覺那些幽微的心情被理解,這才能安心引渡這些心情啊!

當我走入電影時,原先就愛蜷川實花,當年看《惡女花魁》已經被滿版的視覺震撼,這次再看《人間失格》更是喜歡恨不得立馬買DVD收藏。

那真真是把太宰治的華麗與悲傷,以絕世奪目、滿版出血的色彩與破格演繹,撞擊出靈魂內在真實語言。

看懂那總是愛憐看著女子的太宰,竟然如書中文字所言的性格所致,這一生都讓自己的性格拉駝著走。

建議要看電影前,不妨先讀太宰治的《人間失格》,才能懂太宰周旋三個女人間內在的糾葛,以及這一生只能以文字為自己發聲,何其悲鳴又擲地有聲。

宮澤理惠飾演的髮妻,在電影中是最知道太宰治的人,也是不惜將太宰治推向女人堆歷練,已完成一部又一部偉大的作品。

電影中,當太宰將《維榮之妻》拿給她時,只有她總是不屑一顧,卻又總是立刻讀懂太宰在文字背後根本不是為了歌頌為先生奉獻的妻子那樣俗流的意義。

宮澤理惠真是演技了得!!!

在各色區隔代表的太宰治的三個女人間,藍色是髮妻,有了《維榮之妻》這作品;粉紅色是情人太田靜子,有了《斜陽》,以及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女兒;暗黑的代表情婦山崎富榮,最終以死與太宰綁縛共死。

澤尻英龍華飾演的太田靜子,雖然是《斜陽》的原型,但卻以此作品+太宰的女兒+後來又出版的《斜陽日記》得到自己的歷史定位。

很繽紛的一位情婦設定。

每個人在顏色與角色間依附著或壯大著太宰治的生命價值。

二階堂富美飾演的情婦山崎富榮,徹頭徹尾是悲劇人物,她以為斜陽是以她為本,結果並非如此,她又得不到太宰的孩子,最後,她只能以死相偕,至少當世人想到太宰,或許能想起她。


而蜷川實花最想給太宰治的,是滿天的飛雪與白色的花,那清麗的靈魂,只有白色最能代表太宰吧!

世人都說太宰治是無賴派代表。不,我覺得,無賴是太宰找到存活於世最佳偽裝的小丑面具,因為我們沒人可以讀懂他孤獨的靈魂,於是,他只好用這種方式討好我們了。


我想摘錄幾段《人間失格》的文字,每一字都精準的道出性格裡不為人知的一面啊。


我越想越困惑,於是被一種「我是個異類」的不安與恐懼牢牢攫住。我與別人無從交談,該說甚麼,該怎麼說,我都不知道。


因此我想到一個招數,那就是扮演滑稽的角色來搞笑。這是我對人類最後的求愛。儘管對於人類,我滿懷怯懼,但卻如何也無法對人類死心。於是,我依靠著「搞笑」這一根細繩,維持住了與人類間的一絲聯繫。表面上,我強裝笑臉,可內心裡,卻是對人類拚死拚活地服務,汗流浹背地服務。


猛然地被問起想要甚麼,當下我卻反倒甚麼都不想要了。隨便怎麼樣都好吧,反正不可能有什麼東西能讓我快樂的–我的腦中陡然掠過這樣的想法。對於別人贈與的東西,無論多麼不合口味也是不能拒絕的。對討厭的事不能說討厭,對喜歡的事也得同行竊一般地戰戰兢兢,我咀嚼著這苦澀的滋味,於難以名狀的巨大恐懼間痛苦掙扎。


即便事情的真相是遲早要敗露的,但我還是沒有勇氣直言不諱地將它說出來。所以,我有必要進行某種掩飾。這正是我性格的可悲處之一,雖說它與事人所百般鄙夷的那種「撒謊」性格頗為相似,但我卻從非為了牟取私利而如是做,我只是對那種驟然的氣氛轉變所產生的掃興感存有一種幾近窒息的恐懼,因此,即使明白這於我是毫無益處的,我仍會拚死拚活地進行那種「鞠躬盡瘁的服務」。

今年,我想,會是完完整整的太宰治年。我要好好讀太宰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