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酒之人-那些葡萄酒宅神教我的事》Bianca Bosker 著 |駱香潔譯

這本目前是我的睡前書,超好看的,正享受緩慢閱讀中,還沒讀完,太迷人了,這領域。有人能把這領域的故事寫得如此令人陶醉,作為讀者真是太幸福了!!!

即使書裡任一款葡萄酒我都不認識(不喝酒的人也無礙閱讀喔!),卻被投身侍酒師這個領域的職人精神深深感動著。能擔任侍酒師的人,每天都很忙也很茫,其實宅到不行,交友圈也不廣,為了保持清醒的味覺,必須戒斷很多食物。雖然常醉,即使因為盲飲會的自我鍛鍊喝掛了,隔天依然能保持清醒,帶著能辨識出杯內的葡萄酒產自哪裡的精準嗅覺與味覺繼續縱身職場。

他們因為真正的喜歡,內在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以及關於葡萄酒的強大知識力。還有,他們每個人背後的故事,都好迷人喔~~~

相信我,看了你們一定也會愛不釋手!!!

🍷🍷🍷🍷🍷🍷🍷🍷🍷

《侍酒之人-那些葡萄酒宅神教我的事》Bianca Bosker 著 |駱香潔譯

我按照侍酒師的指示建立感官記憶,把握嗅聞植物跟食物的每個機會。但是這麼做的時候,我很擔心自己嗅聞的方式不對。我應該快速、短暫的吸氣,還是吸得深一點、久一點?我該想些什麼才能留住嗅覺印象?光是把物品在鼻子前面揮ㄧ揮是不夠的。

我請教了法國調香師尚·克勞德·岱爾維爾,在他努力成為「鼻子」(業界稱呼調香師的術語)的過程中,他記住了15,000種氣味。他願意幫助我用更系統化的方式進行嗅覺訓練。⋯⋯他把兩張白色紙片放進一個標示著「潘柏木」的容器裡,然後把其中一張拿給我聞。顯然,我就連學吐酒也還嫌太早。「重點是學會怎麼呼吸,」尚·克勞德說。他叫我跟著他一起做。他把紙片放在鼻子前面,深深地吸入一口氣,深到我看見他的胸腔鼓起來。他屏住呼吸(一秒鐘),然後呼氣。

「要用鼻子呼氣,否則氣味分子會卡在鼻子裡,」他說。他還是學生的時候,會帶著他想掌握的氣味樣本一起鎖在黑暗的房間裡,一次雯聞一種氣味,同時一邊試著建立氣味跟地點、人物、時刻或形狀之間的關聯。「對我來說,廣藿香是棕色的、紅色的、大地的、神秘主義的。它的形狀很奇怪,是三角形,因為它有一點兇,」他說,「你必須相信它才能記住它,無論是好是壞。」

⋯⋯

摩根認為,盲飲最重要的關鍵在於鍛鍊專注力與心理控制。你必須一邊全神貫注聆聽葡萄酒傳達的訊息,一邊消除必然會悄悄爬進大腦的懷疑,它輕聲地說:你總是喝不出蜜思嘉葡萄。你需要意識。你需要專注力。你需要告訴自己:「我要與感官同調同步合拍,我要聆聽這杯酒,」摩根說。

「完成二十五分鐘的盲飲之後,我感覺不到時間流逝,」他說。「因為有意識的、嘈雜的心智消失了,對吧?你完全融入行為之中。你不再是你自己,而是變成做這件事的工具。你必須把自己完全交給葡萄酒,才能夠了解它。例如,我不可能硬把這瓶酒變成加州夏多內,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你必須學會如何聆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