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線大逃亡 Seven Years In Tibet》

首先,請忽視中譯片名,原片名完美解釋了這部片,《在西藏的那七年》。我本來也誤以為是戰爭類的片,差點錯過。

但是,莫名的還是點開來看了。哇⋯純淨的山峰,無際的遼闊,真是無暇啊!

我以往不曾嚮往西藏聖地風光,也沒有前世的靈魂碎片遺留在那。看了這片,覺得好像被導引去了一趟,然後深深愛上導演對於達賴喇嘛的選角,那靈動的雙眸神采,還有毫無雜染的笑,那個笑容徹底的讓人臣服與領受觀世音菩薩的慈悲。

看一下Netflix的預告,那笑容跟現今的達賴喇嘛無異啊!

https://www.netflix.com/tw/title/1179053?s=i&trkid=13747225&vlang=zh&clip=81067147

🌱🌱🌱🌱🌱以下是感想🌱🌱🌱🌱🌱

那是二戰期間,西藏還是一個完整的國家,達賴喇嘛還小,仍居拉薩接受一切教導,政軍大權交由攝政王仁波切處置。當時,已有預言明指西藏將被外人入侵,西藏人都以為外人指的是外國人,極力阻止西方人進入領土。直到片末,藏人終於知道,外人指的並非西方國家,而是心中無西藏的他人,甚至是眷戀權勢因此自開城門自己繳械投降的藏人。而最後佔據西藏的,正是自詡西藏也是國土之一的中國,後來以武力鎮壓、毀教滅寺荼僧,迫使達賴喇嘛流亡印度。

布萊德彼特飾演的哈爾是登山家,雖屬奧地利人卻被歸為德國,在一趟隨隊登峰挑戰卻失利,下山時恰逢印度歸屬英國,而被英軍俘虜關入戰俘營。

原是意氣風發的哈爾,不顧妻子懷孕(甚至根本不想有孩子)只為了征服世界第一高峰,在戰俘營時收到妻子寄來的信,竟是離婚協議書,並且告知哈爾,孩子已出生,並且視她的對象為父。未來她會告訴孩子,親生父親在征服喜馬拉雅山時失蹤了。

哈爾與隊友彼德逃出戰俘營後幾經顛簸,終於伺機潛入從不允許外人進入的拉薩,也因緣際會被引薦認識達賴喇嘛,並作為達賴喇嘛認識西方世界的窗口,兩人展開亦師亦友的歷程。

哈爾在這趟歷程中,心靈領受很大的洗禮。

首先是與人的互動,以往他太以自我為中心,視他人的付出為理所當然,但在旅途中,卻處處受到彼德的照顧,也受到藏人親切的禮遇。這讓他有機會內視自己婚姻失敗的問題關鍵。

再者是西藏與西方的價值觀歧異。西方人所崇敬的是英雄主義式的一方之霸,西藏人崇敬的卻是消除自我的無我之人,但這樣的無我卻有凝聚人心的力量。

就在中國預備武力鎮壓西藏前,達賴喇嘛作了清楚的預言夢,嚇出一身汗,急喚哈爾前來。對很多人來說,達賴喇嘛是高高在上的菩薩轉世,碰不得摸不得。但在哈爾眼裏,他就是一個作惡夢的孩子,此時需要的只是陪伴與安撫。

哈爾在與達賴喇嘛的相處裡,不自覺投射了父愛的角色,直到西藏政變,達賴喇嘛催促哈爾回到奧地利,在晤談中,他親切的提醒了哈爾,自己並非他的兒子,他喚醒了哈爾勇於面對心中對素未謀面的親生兒子的思念,好好回到奧地利去修補親情與履踐父職責任。

有了在西藏七年的沉潛,哈爾再回到奧地利時,目光是溫柔的,稜角消失,他再也不急躁,反而有個巨大的力量在心中,就像他將達賴喇嘛珍藏的音樂盒轉贈給兒子,而音樂盒所演奏的樂曲是德布西的月光。

溫柔的慈悲已經是他信守的力量。

在這一段裏,除了看到仁波切們精心繪作祈福壇城,卻被中軍無視的踩踏上去,看到中國軍方的無禮,也看到達賴喇嘛對對方說出溫和卻擲地有聲的法語。
達賴喇嘛說:「佛陀說歷險臨死,萬物皆慄。生命誠可貴。人若能想到這一點,就不會殺生害命。你們必須理解這些話深植每個藏人心中,所以我們愛好和平,堅決反對暴力。我希望你們將這一點視為我們的最大力量,而非我們的不足。」

很有意思的一部片,推薦給大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